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工作 > 行政复议

【最高法判例】对作为事业单位的棚改办签订的安置协议不服,应以谁为被告提起诉讼?

发布时间:2021-09-09 来源:行政复议与应诉科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过程中作出行政行为,被征收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房屋征收部门为被告。”本案中,原审法院查明,双鸭山市棚改办系事业单位法人,具有负责双鸭山市棚户区改造的法定职能,具备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的行政主体资格。盛泰公司与双鸭山市棚改办签订了《双鸭山市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住宅购置协议书》。在盛泰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双鸭山市政府与双鸭山市棚改办存在委托关系的情况下,因协议履行等发生纠纷后,盛泰公司应当以双鸭山市棚改办为被告提起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行申41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双鸭山盛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春城路364号。

  法定代表人:段金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长泽,黑龙江晓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丛林,黑龙江晓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住所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世纪大道70号。

  法定代表人:郑大光,该市人民政府市长。

  再审申请人双鸭山盛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泰公司)因诉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双鸭山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协议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黑行终14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由审判员梁凤云、审判员张艳、审判员张剑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盛泰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主要的事实与理由为: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是仅有市、县人民政府具有签订和履行政府购买棚改服务协议的职权。二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城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以下简称双鸭山市棚改办)系双鸭山市政府组建的机构,且双鸭山市棚改办经双鸭山市政府授权后与其签订案涉协议,故相应的法律责任应由双鸭山市政府承担。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双鸭山市政府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前款所称行政行为,包括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组织作出的行政行为。”第二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过程中作出行政行为,被征收人不服提起诉讼的,以房屋征收部门为被告。”本案中,原审法院查明,双鸭山市棚改办系事业单位法人,具有负责双鸭山市棚户区改造的法定职能,具备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的行政主体资格。盛泰公司与双鸭山市棚改办签订了《双鸭山市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住宅购置协议书》。在盛泰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双鸭山市政府与双鸭山市棚改办存在委托关系的情况下,因协议履行等发生纠纷后,盛泰公司应当以双鸭山市棚改办为被告提起诉讼,双鸭山市政府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综上,盛泰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双鸭山盛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梁凤云  

  审判员  张 艳  

  审判员  张 剑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刘均博